1698年,出生於西康札桑高山鄰近有名的達瑪迭歐,伏藏大師貝瑪德清寧巴認證尊者為自己前世上師的轉世,並和朱倭仁波切一起為尊者教授,尊者後來成為知名的成就者。德格王和上師索南德讚,為尊者在噶陀寺舉行坐床典禮。

尊者稍後以普通僧侶的身份前往藏中,覺囊派的教主秋吉根桑旺波認定尊者為薩桑班禪 的轉世,除為尊者舉行坐床典禮,並傳予所有覺囊教法。

尊者曾為西藏攝政王波羅鼎的上師,與具黑帽冠的大寶法王噶瑪巴、紅帽學者司徒仁波切和偉大的竹欽法王等互為師徒。

尊者承擔尼泊爾大塔的重修工作時,起初尼泊爾王施加阻礙,他強烈指責的同時,城市起火燃燒,國王請求原諒,火即消滅。

尊者以曾伏藏取出十五人才能提起的金子而聞名,當尊貴的竹千法王請他前往芒幽吉隆的途中,尊者阻擋一個由山上滾下大如帳棚的石頭,顯現成就的徵兆,很多地方的石頭上都留有他的足印。 

尼泊爾王子往生時,國王邀請各派的宗教人士幫忙處理殮儀,並宣稱:「任何宗教的成就者,如能以自然火火化王子的遺身,將提供豐盛的供養。」偉大的噶陀仁波切雖不需任何供品,但也接受邀約,他以期剋印指向遺體,火由指尖射出,屍體立刻燃燒。

國王問他需要什麼?他說:「此地一邪惡風俗應該廢除。」國王接受從此廢除此惡俗。「此確為著名噶陀賢者偉大的傳教功績之一。 」 某些歷史學者如此說。

應珞巴王邀請的途中,經過有一百零八座泉水,地妖試圖找麻煩,意會到此,他入定於與本尊無二別中,右手出現金剛杵,唱誦金剛道歌,降服山妖,景象明現,眾人皆見。

當人們無法由森林中舉起長而重的大塔木質主軸時,他碰觸主軸,口出真言咒語,瞬即,主軸如箭般輕而易舉的發射到大塔邊。一回尼泊爾王反悔自己的承諾,尊者狂怒嚴厲指責,國王看見尊者現為噴火的忿怒尊,身感害怕應允完成大塔興建的所有需求,直到上師圓寂。

尊者奉七世達賴喇嘛之命,以西藏政府特使身份前往拉達克,南部拉達克國王遲遲不見他,上師寫一篇《度母祈請文》祈願加持,並請護法幫忙,國王看見很可怕的景象,趕來拜見上師,一見即跌倒昏蹶,覺醒後,祈求原諒並承諾在未來聽從尊者的指示。此事件因此圓滿和解。

尊者興建很多座寺院,承擔上百座僧院的重修,分佈在尼泊爾的奴日、沙昆布等,西藏的貢布、芒隅等,拉達克、錫金、果洛、多洛等地。
尊者的個性如自己詩中所述………

哦 聆聽
以過去的因緣 父母的影響 我的人格和個性無隱瞞
或許如此 我對根本上師非常尊重和虔信
能為此供上生命不需任何思慮 應為當今不錯之人吧
雖然修行和證悟不是很高 但圓滿了悟大手印和大圓滿的真理
因此我有自信
在他人面前 不會偽裝行為很好 隱密處 也無不規矩的行為
公開和私下的場合 行為均相同
我的心是見證人 所以我信任自己每分鐘的行為
因我出生在濁世 當五毒熾盛 如法的施與受變得艱難
但我總是儘力結合 我心具佛法 金剛乘的誡律是嚴謹和至上的
視這些比生命珍貴 以最大的努力持守
以前我一些行為 或許示現得似世間法
緣於對人和法有益 沒有任何自私的動機
身為轉世上師 為財富而聚集群眾 以前未曾做 未來永不做
自然聚集的徒眾 無執無貪儘勸如法行
具信者的物質供養 不會浪費在欺騙他人或誤用 儘用於供養布施
自小孩起 對財富沒有任何慾望 非修行證悟之果 為個性使然
任何儲蓄 用於供養上師和佛法 以前即無慾望賺取財富
對財富的慾望淡薄 但喜歡空行
有顆衷心愛人的心 不虛偽的口持嚴戒
會短暫的喜歡 而不會持久依戀
不會持續追尋和付出 不會定心於此
此情況有時會挑撥生氣 但很快會過去
沉重的生氣不易生起 但也難立即放下
此深植於內 無法改變 許是個人特質吧
現出生氣時 內心深處具滿慈悲
內心燃燒著忿怒 口說溫柔的虛假話 不會是我
所以從康區到此地 只獲得「古怪」的名聲
當遇見驕傲的人 也變得傲慢自大 與謙虛的人交往 也變得謙虛
未獲得法忍的真諦 會受朋友的影響 很少嫉妒
對不熟悉的人很少說話 越熟悉說的越多
對某些很親近的人很隨順
若一次次以陰險的手段侮辱我 會像條北方蠻牛
當你不諂媚 人們會不高興 如水中幻影般不可信賴 隨它去吧
禮貌端正和高位我沒有 只保持自在寬心的原狀
僅握著根本上師 為現在和未來的信賴處
諸佛和菩薩的總體是唯一的上師
由今直至菩提間 不管任何目標 還是成就佛陀果位
我供養拜上師堅定的尊敬和堅信 不是有時而是恆時
如上師和三寶高興 而無人高興 我快樂
所以我擁有具信的快樂 很奇怪呀 此關係不能斷絕

練習大圓滿 不留色蘊 證得虹光身 是從小的目標
自由來到僻靜處 沒有任何行事 思想卻如滾石般
想著大的須放這兒、小的放那兒
如果任何人不往僻處 緣於輪迴的苦惱 所以無得機會
雖然知道放逸是一個惡魔 卻像龍王耶拉 般
業力因果如此嚴厲 所有過失中最大的是怠惰
思及這些 變得擔心 眼淚掉下
在金剛乘的解脫道 經由上師的慈悲加持 那時能說什麼
自己的弱點 無隱藏好與壞 自然地陳述
佛在心中 蓮花出污泥而不染 當去除缺點轉為善
我所說 人們會取笑吧

圓寂於芒隅,舍利塔亦於此。

※噶陀仁珍千寶二世.才旺諾布為覺囊薩桑班禪及噶陀傳承祖師之一的噶陀仁珍千寶.貝瑪諾布二者一體的轉世。尊者於噶陀傳承內轉世的緣起判紹於本文中,於覺囊派的轉世緣起,於此略述。
薩桑瑪底班欽(或譯薩桑瑪底班禪,略稱薩桑班禪)為彌勒菩薩的化身,陽木馬年(西元1294年)生於阿里地區,出生後即行走三步,口誦《彌勒菩薩化身利益眾生之偈》。四歲開始,念讀《彌勒五論》。十五歲時,已獲得大學者的稱號,隨師聞學、灌頂、經教和口訣。二十五歲,蒞臨夏魯寺,隨堪欽受近圓戒,在夏魯寺夏季法會上從講授《空行海續》的經院媗巨鴗F尊者多白巴的事跡,由於敬仰之心,不由自主地來到覺囊寺,向尊都多伯巴請求傳授其所有的教法,成為精通一切知識的上首弟子之一。另外,他又從更邦秋札巴和譯師洛哲丹巴聞習多種教法知識。後在過哇堅讚所獻的薩桑噶丹寺說法。又應首領多蚆的敦請,建立了覺囊吉祥標準塔。他的著作有《佛經注釋》、《聲明論廣釋》、《入行論釋》、《取舍渡論》等。火龍年(1376年)藏曆九月十五日去世,終年八十一歲。

※龍王耶拉前世為比丘,某日僧服為樹枝鉤住,非常生氣而砍下很多的枝幹。往生後投胎為龍王,頭上長出一根樹技,搖動時每每會痛,也不能砍,否則會死亡。前世為比丘時,知戒而故犯,罪加數等,故受此果報。

回導師簡介

第二世噶陀仁珍才旺諾布自述傳承由來

 
尊者噶陀仁珍才旺諾布略傳
道歌集﹝火羊年寫於芝麻油燈下的教言﹞
 
回導師簡介
           
   
Kathog Rigzin Chenpo Dharma Association 噶陀仁珍千寶總網 版權所有
總會:台北市汐止東勢街201巷307號
/ TEL:(02)2691-3004
中區閉關中心:妙乘法苑 / TEL:(04)2563-0771•大里華嚴精舍/TEL:(04)2481-1529
南區:TEL:(07)555-3249
第二世仁珍才旺諾布
導 師 簡 介
第二世仁珍才旺諾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