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學習經續的故事

 

毗盧遮納大師未入西藏前,主要翻譯印度巴利文及梵文經和續部者為南開寧波和其它一些譯師,大師主要負責的是校正的工作。

在密藏和經續部份,完全依照寂命大師的指示翻譯和講經。西藏的律藏主依印度那瀾陀寺的教法,其中包含律藏的傳法、結夏安居的儀規,如初夏的西藏仍很寒冷,不論是活佛或住持都需依律列隊,不著長袖衣服、赤腳、穿三法衣邊朗誦戒律邊繞塔數圈等,供養金依戒齡而分,其他如違犯戒律的處罰方法等等,都依照那瀾陀寺傳統。

密續的戒律依蓮師的傳規,為八大持明的傳承,也是龍樹和羅?羅大師的傳承。

西藏的密續部份較其它有佛法區域多而完整,如阿底峽尊者進入西藏,看到桑耶寺密續藏書時,曾讚道:「在印度,以為已經沒有我未曾看過的續部經典。到了西藏,看到這麼多蓮花生大士留下來的梵文續部經典,傲慢心不覺降下。法門是無量、永遠學不完的,密續法本在印度都沒有這麼多,這些都是蓮花生大士顯神通由各地取出的伏藏。」

南開寧波雖已略知前世些許,但完全憶起前世的種種,為昔日蓮師在目迪法瑪貢山洞禪修時,對蓮師生起很大的信心、以黃金曼達盤供養,蓮師出聲說:「喂!喂!虛空藏你好嗎?」

說完大聲笑,並由眉間發光融入南開寧波,南開寧波瞬即昏倒,醒時如看鏡子般完全清楚的憶起前世種種。

蓮師曾說:「這是胎障完全消除的證明!現在起要開始去完成自己曾發的願。」

雖然南開寧波之前已經在做、也有了解,但有些地方仍未完全明白,這是大師第一次消除胎障。

每個人都有或深或淺的胎障,就是已具殊勝功德的菩薩也仍具胎障!有在數天或數年內遇到某種因緣,如見到前世所用的法本等,胎障自然消失。

如以前提過,多羅那塔大師為一出生即完全沒有胎障的成就者,很多現存的多羅那塔大師法集內提到:「大師從小就精通經續。」可茲証明。

多羅那塔大師在西藏雖不是地位很高的仁波切,但大師的功德及種種成就,廣泛的被認可,達賴喇嘛五世的傳記內如此記載:「不知道是好?還是壞?毫無疑問的,不論做什麼事情,他(指多羅那塔大師)都會知道。」

後來蓮師在桑耶一處山洞『桑茫給忡』(意為自生的宮殿中)傳法時,弟子中著名的吉祥九子[1]請傳八大嘿嚕嘎法門,應允後給予共通的灌頂。

灌頂時,弟子依序投擲蓮花瓣於空中,南開寧波的花瓣掉落於東方清淨意壇城的同時,親見壇城上清淨意嘿嚕嘎佛父、母跳著金剛舞,最後與蓮師融合無二無別,蓮師心間發出金剛杵和光,融入南開寧波。吉祥九子們也都各自得到不同的一些成就。

稍後,南開寧波特別邀請蓮師到西藏山南地區自己修行的石窟內,蓮師完整的傳給他清淨意的法門,又再次給予殊勝八大嘿嚕嘎的部份灌頂和口訣,授予秘密名為『意金剛』。

本為成就者的南開寧波大師,以一生對上師蓮師三昧耶清淨、證悟真實意勝義道理示現於藏人眼前。

此時的蓮師給予預言:「你是清淨意的大持明,我已經給你寶瓶、秘密、智慧和詞句灌頂,你也了解前世的發願並已成熟,現在你應到印度如流浪狗般的去親近很多成就者,取出他們的密法,特別是一位與你無二無別名為吽生持明者,視他為你不共的上師般親近,再回西藏時,你就會喝我的心血(指能獲得蓮師心中秘密法要)。」

蓮師再給予種種續部的灌頂和口傳後,說:「我傳給你的法門已經足夠了!你現在馬上出發。」蓮師與其同行一段路後,即與另四位學者一起返回西藏。

南開寧波等人沿路遭遇各種痛苦和困難,如在印度與尼泊爾邊界忍受了天氣忽冷忽熱的考驗、遭遇強盜等等,最後到達印度中部菩提迦耶、那瀾陀寺等聖地一帶。

第一次親近、拜見若朗迭瓦(極喜金剛)請求傳法的同時,懇請尊者能否到西藏弘法?

極喜金剛似預言般的回答:「我此生與西藏無緣,因此不會到西藏,但我的替代者蓮花生大士和比瑪拉目札二位,我所了解的他們也都了解,他們與西藏眾生有緣。你們遇到我是非常好的善緣,因此告訴你們這些。而現在,主要的是你們去找密乘母續的持有者、我的法子戈格冉札,親近他。」

找到了傳法時有十萬多空行母聚集聞法、以很多善巧方便法度眾、如乞士般的狗王的戈格冉札時,他的身邊正圍繞著五百多隻實際為空行母但凡夫眼中看到的母狗。

南開寧波等在戈格冉札大師座下學習蘊金剛的實義、基道果享受的方便、氣脈明點等順轉和逆轉的要訣、依貪轉道用、三門轉道用的方法等。

一段時日後,戈格冉札大師說:「所有母續法門都已經傳給你們,現在去蓮師曾預言過、你們應該隨學的吽嘎日大師那堙C」

在鳥窩巖山,找到了吽生持明的住所,未敲門、也未秉明、野蠻的開門闖入,大師手指著期剋印、以忿怒相瞪著南開寧波等五人,說:「那堥茠漲R蕃魔鬼。」唸著「吽」、「吽」、「吽」,鼻孔發出很多火燄,五位比丘同時昏倒在地。

南開寧波先醒來,立即頂禮大師說:

「我們不是西藏來的魔鬼,是依照蓮師授記、西藏國王派來找些甚深密法而到您這兒的,希望您慈悲傳授一些能轉化他人心續的咒語和密續、一些合適藏人根器的法、一生能達持明果位的法門和甚深口訣。

不論身體要經過怎樣的折磨、苦練,我們都可以忍受,至死都不會違背上師您的教言。

如果沒有得到佛法就回到西藏,我們會被國王羈押、打入牢獄,希望您慈悲攝受給予教法。」

頂禮後,獻上綠松石和黃金曼達盤供養,又不斷的頂禮祈請。

吽生持明回說:「我度化西藏的時間到了沒呢?現在就問問智慧神!」

一段時間後,高興的說:「因緣已經成熟了。這些黃金曼達盤和綠松石我不要,你們布施給乞丐們,再依自己的能力準備一些酒肉等薈供需要的食物來。

你們遇到我是非常殊勝的法緣、也是很有福報,你們以前的發願現在都已經成熟了。

所有密乘法門無一我不了解,你們接受法門後若能精進修持,定會即身成就,這就如欲以陶土製成任何器皿前,需先以陶土和水、再放入爐中燒烤般,學習密乘前須先經過灌頂,沒有灌頂而講授密續的成就法等,將如沒有和水的陶土想要製成任何器皿般的不可能。

要成為密乘的根器前,你們應先作懺悔及積聚福德資糧等前行法的修持,圓滿後就給你們灌頂。」

前行法的修持圓滿後,接受半圓壇城五十八續灌頂時,每位都親見五十八位忿怒尊(明王)。

灌頂圓滿後,又講授修行的基本法門─清淨意的根本續及九支分法、斷煩惱性的五位五種教法。

開始修持這些法門前,上師又傳予一些內、外觀察吉凶的方法,有密續【旺日托邦噶】(旺日即屍體的山、托邦噶為頭蓋骨的宮殿。)依靠外在物質觀察凶兆的方法,密續【天女無量宮】觀察內在的吉凶法。

修持期間,為了方便和合,又傳予勇士與空行的觀察法【噶瑪夏丹】。為了取出成就而傳予殊勝甘露成就法。

為了消除修行的障礙而傳予『除障』和『薩香』、大小等誅法內的鎮壓法;為了增長修持過程中的定力,講說事業本續和生圓母子二次第。

為了了解所有修持的根,傳予【日樂經鬘】唸誦咒語的方法;為了迴遮修行時外來或外地的障礙,講授了普巴金剛十萬續【普陀達瑪】。

當時在場的人都領受了些許小成就。南開寧波因前世發大願,今世成為智慧高、福報大、精進的修持者,在領受這些灌頂的同時騰空一手肘高、攝受了如人般可直接交談的二十五位自在母(智慧綺語媽嫫)為護法。

所有人都成為三律合一(別解脫戒中含出家戒、菩薩戒和密乘戒)如【時輪金剛續】內說的比丘金剛總持,也就是金剛持比丘。

此時的南開寧波大師了解很多不同傳承成就者的外續和內續典籍。這些是大師學習經、續的故事!


[1] (另有清淨五子-其中二位未現虹光身、二十五位心子-其中一位未現虹光身、証悟者八十四子

等等,這些現虹光身大部份一生修行,有些僅傳有少數弟子,一般也不參予寺院的管理等。)

 

           
   
Kathog Rigzin Chenpo Dharma Association 噶陀仁珍千寶總網 版權所有
總會:台北市汐止東勢街201巷307號
/ TEL:(02)2691-3004
中區閉關中心:妙乘法苑 / TEL:(04)2563-0771•大里華嚴精舍/TEL:(04)2481-1529
南區:TEL:(07)555-3249

傳記始末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導 師 簡 介
上 師 虛 空 藏 傳 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