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大師顯神通

 

這時候的西藏大部份是苯教徒,他們的一些法師也有神通,僅憑少數佛教徒中一、二位成就者的努力,是無法在短期內改變大部份人的心。

苯教本身也有好和壞的分別,好的苯教成就者與佛教的修行者一樣,學習三藏、如法修持。壞的苯教徒以殺生為功德,如供神時宰殺數千牛羊為祭品。

現在的西藏苯教,差不多已如同進入佛門般,也不殺生了,表相上雖然不承認佛,但所學的包括出家戒律等,基本上用的都是佛法的教理,只去掉些不需要或不喜歡的部份和保有算命、醫學這些苯教原有非常好的傳統。

如他們用的般若經,從頭到尾核對,與佛教界的般若經已近相同,只是我們的『佛』字是他們的『苯』字,另外菩薩、空性等用另外的名稱,就這些名字上的改變,句子和次第都一樣。

現在和以前的苯教是不同了!當今有些苯教學者的學問甚至高於佛教的學者且持戒嚴謹,修持的也是佛經,其中修度母法門的特別多,就是他們說的『鬘母』、『要母』,咒語一樣都是「嗡答雷 度答雷 度雷 梭哈」,讚頌文也是我們的二十一度母禮讚文!同樣,觀世音菩薩、般若佛母等在苯教也都有,只是名字不同。

他們也同樣有三身、四皈依,律藏如菩薩戒、密乘戒等幾乎與佛教全部相同。學校堛滷郋УP藏區的佛學院也差不多一樣,如以前他們因為沒有辯論的因明學而多次辯輸佛教徒,後來就以佛教因明學的方法特別加強,現在的辯才甚至比其他的佛寺好。

現在的西藏是苯教很興盛的時期,很多藏區的年青人相信苯教,說:「這是自己的教法。」現在信奉是沒關係,因為大部份用的已都是佛法,沒有太大差別了。

如近代海外的苯教導師南開諾布就出版了很多書,其中內容提到釋迦牟尼佛是苯教導師四位兒子之一。這些書,有些已在台灣翻成中文,在台灣和新加坡都有很多信徒。

壞的苯教,少數仍存在西藏!這種苯教的護法,右腳下踩著釋迦牟尼佛、左腳下踩著蓮花生大士。羅珠喇嘛原來常住的寺院旁就有一座這樣的寺廟,他們每年舉辦鎮壓法會時,就在山區挖洞埋入很多佛經等,這些反對佛教的就是壞的苯教。

另外在加榮馬爾康縣(毗盧遮納大師原來弘揚佛法的地方)、四川阿壩縣、西藏的南部和工布地區等也有少數,其中有位很出名,台灣之前有些比丘尼也在不知情下向他學習。

現在義大利的南開諾布及印度的苯教是信佛的好苯教,穿的也是如佛教喇嘛的衣服般只是有條藍邊,旗子是藍色的等,一般人不容易由外表分辨出來。

有些台灣到印度的朝聖團,常錯買了苯教的報身佛誤認為密乘的長壽佛,這些塑像有些手上拿著上下為八角形、類似金剛杵的法器,坐姿雖與佛像相同但下面有個蛋,意思是「世界由此而生」,類似你們熟知的槃古開天的故事。

現存西藏苯教的勢力與往昔已不可同日而語了,以前苯教勢力之強大,曾讓蓮師未入西藏前的佛教徒幾無立足之地!

南開寧波被流放到邊界後,住在南巖山區一個外形如右旋海螺的吉祥洞[1]窟內,洞口上方有自然形成如大吉祥嘿嚕嘎佛父和佛母的雕像,洞內有自然形成九格的八大嘿嚕嘎壇城,具清淨心人的眼中可看到真實的吉祥嘿嚕嘎壇城,但凡夫如我們的眼中看來就是九個格子。?

南開寧波曾讚頌聖洞每在初十、二十五等吉日,勇士和空行母們聚會的盛況、輕風吹動時響出的悅耳咒語聲等。此為蓮花生大士加持過的聖地,自然形成的一座屍陀林。

這些,只有成就者的眼才看得到,凡夫眼堿搢鴘煽N是些自然形成的佛像。此修行聖地,深為藏區百姓和詩人們讚頌。

西藏各處可看到三寶、三根本加持過的聖地,如在某處一座黑色的山中有許多如由優秀雕刻家刻出的白色浮雕佛像;在幾十層樓高、無人可到的巖山上,自然現出各種如度母、藥師佛等像;很多山區的石頭上自然出現『嗡嘛呢貝咪吽』六字大明咒,如我家鄉寺院附近的一些石頭上就存在這樣的咒語。文革期間,這些從非常深的地下自然現出的咒語曾被人拿炸藥炸掉過,目前仍留下一個。這樣不可思議的現象,在藏區比比皆是!

大師在此建立清淨意壇城,專心修持時,親見大吉祥嘿?嘎佛父母;此時大師左脈和右脈融入中脈的證明,為金剛杵和金剛鈴自然置於虛空中!

業氣融入中脈的証明,為無形物看來與有形物無異;很多人來拜見時,看到大師就是大吉祥嘿嚕嘎相。

大師顯相和淨相合一的證明,就是以色身的不同部位如手印等留在巖山上,以普巴金剛杵(金剛橛)輕易的插入石頭,拿起碎石就吃,此洞窟名為鐵橛洞。

此時顯現氣自在的證明,就是法衣等自然放於陽光上;成就微細氣的證明,就是身如鴻毛般飄浮於空中。

蓮師二十五位心子中有多位能飄於虛空,其中騎於太陽上的就是南開寧波大師,想去那堻ㄛO騎乘陽光而去。

無礙成就自在虛空寶藏的證明,為以小小的一食子就餵飽千多人等。

此時西藏的上部、靠近新疆地區(此時屬於西藏,這可由近代新疆地下挖出的一些佛像證明,這些目前部份保存在法國和印度新德里的博物館內。)阿里山區的一部份刮起大風雪,凍死了很多牛羊。當地的首長派遣一些人邀請大師前往加持。

大師應允後,騎在陽光上,手以期剋印指向天空,風雪立即停止。

大地因長期結冰而缺水,大師以拙火的力量融化冰雪,舒解了旱象;因乾旱而造成缺糧,大師立即召喚地祇(地方神)取出很多穀糧,裝滿整座糧倉。之後,留在此地傳法,很多人因此改信佛教。

大師並定下:不可抓魚和野生動物等的規矩。很多人發誓不再做打獵、釣漁等各種殺生行為,廣行各種善業。對弘揚佛法有很大的幫助。

大師回到南巖山的紅巖山洞繼續修持,期間,藏區風雨不調,部份地方長期乾旱、有些豪雨不止,南巖山附近的居民們缺乏糧食而忍受著飢餓的痛苦。

大師的親戚(有說是弟弟)帶著村人向請求大師給予一些穀糧的種子,尊者笑著說:「這些都是在家人有的東西,我在山上什麼都沒有,那堨i以找出種子?

眾人不斷祈求,大師隨手拿起一些石礫,說:「這些你們帶回去灑到田堙A希望能長出穀糧來!

村人帶著這些石礫回家後,一一灑到田堙A奇蹟的,當年的農作物長得特別快又多,解除了饑餓的痛苦。

眾人為了報答大師南開寧波的恩德,此後,不管男女老少每年都會聚集一起作薈供、廣行布施等各種善業。部份傳記內記載著:「此南開寧波的報恩法會延續了很久。」至今應仍存在。

西藏一直有很多痲瘋病患,苯教的大臣下令:「得痲瘋病的人全部殺掉或送到無人的邊地!

聽到這個消息,大師立即找來草藥給這些病患們服用,親自將病患身上的膿血擠出來後,以水加持,再送些衣物給他們保暖等等。

這些人慢慢恢復健康、心堛熊h苦也都消除了,後來都一起跟隨大師學習佛法,留在山上修持的總計達三百多人。

幾年後,赤松德贊王又生病了,大家都已知道南開寧波傳的是清淨的教法,對西藏很有貢獻,苯教人雖然很排斥,但也沒辦法,只好迎請大師回來。

兩位戒律清淨的喇嘛前來迎請南開寧波時,大師說:「你們先回去,我馬上到!」隨即騎著陽光來到桑耶寺,問藏王:「國王,你現在生病了嗎?」

王說:「不只生病,快要死了!比丘! 你有沒有什麼辦法呢?」

大師說:「有辦法!

王問:「那需要什麼特別的東西?」

回說:「不需要什麼特別的東西!你們現在馬上找些食物作薈供就可以了。」

作完薈供,南開寧波自己吃了一點薈供品,遞了一些給國王吃下後,大師問:「你現在覺得如何?」

藏王回答:「覺得好一點點。」

再給一些吃下後,又問:「現在怎麼樣?」

王說:「再好一點,身體較輕鬆些。」

尊者說:「這是消除你身的業障,恢復身三昧耶戒律。」

又給一些些吃下後,又問:「現在又如何了?」

藏王打了三次噴嚏後說:「現在好得差不多了。」

大師又說:「這是消除你違犯語的罪業,恢復語三昧耶。」

又吃下一些後,藏王的眷屬問:「現在您的身體如何?」

藏王說:「身體已經恢復了,但兩眼旁邊有點酸痛。」

大師說:「現在您意的三昧耶已經恢復。」

再將一些剩下的東西加入南開寧波的口水後給藏王吃下,藏王身體完全輕鬆、恢復了健康。

這時藏王說:「我生病好幾年,頭髮都沒有洗,現在想要洗頭。」僕從回說:「太陽已經下山,沒辦法洗了。」(以前西藏仍未有電力)

虛空藏大師聽了說:「這有辦法。」

隨即加持一支木製的普巴金剛杵後,打在太陽的光芒邊,待藏王洗完頭髮後,大師說:「你們現在馬上點亮酥油燈,將牛羊的幼犢趕進欄舍,準備睡覺。」拿下普巴金剛杵的剎那,陽光瞬即不見了。(以上這段也記載在許多部不同的蓮師傳記和其他典籍內。)

以前一些修持大威德的成就者,也具有使夕陽多停駐空中幾個小時的能力,如:

木滂巴大師曾以加持過的骰子放在陰影處,讓影子不會移動。

現伏藏師相的索甲仁波切一世曾顯現很多神通,有次木滂巴大師問他:「聽說你很有神通?」

回說:「你們咒士常常說有神通,我這個比丘沒什麼大神通,但也可給你看看。」

說完,加持自己常用來卜卦的骰子,放在影子上,說:「我要這個影子不移動。」

之後逕行修持日課,幾個小時後,影子留在原位沒有一點移動,當仁波切下座後一拿開骰子,影子速忽移位……

痊癒的藏王,以藏區最高級的白狼皮毯子和刺繡精美的長袍酬謝大師。

此時期的南開寧波翻譯了很多密續,特別是根本五續【碎擊金剛續】、【文殊菩薩密續】、【黑嘎?續】、【僵屍密續】、【心臟密續】。

經續的名稱一般會以地方、意義、比喻、果位、段落的多寡等等而取,如密續內的【瘋象續】是以修持的作用取名,內容為瑜伽士或修行者修持時心堸_如發瘋大象般放逸時的對治修持法。

【僵屍續】的取名也是同樣道理。經部【愣伽經】為依地方取名;【般若佛母經】是以比喻取名,般若的意思為智慧,所有人類的出生處是母親的腹胎,因此般若佛母即比喻一切諸法由虛空中出生。

之前,大師已翻譯很多律藏和般若等經典,此期間,又日夜不斷的翻譯和校正更多的經部和密續典籍,並依印度佛教教規弘揚佛法、印刷流通經典。

隨後,邀集一百零八位印度班智達、西藏成就者和學者一起,為這些翻譯好的經續開光加持。

苯教人仍不斷的找大師的麻煩,屢勸赤松德贊王:「身為國王的您,常常這樣頂禮虛空藏,現在又那麼多人一起聚集在這堙A我們這些大臣與平民怎麼辦?您不可以再頂禮他了,否則我們全部會造反!

赤松德贊王沒辦法、主要也已略知一些未來的因緣,因此回說:「可以!可以!我不再頂禮他了!

被邀請的人陸續來到加持開光經續的會場,南開寧波與藏王見面時,南開寧波是藏王的上師因此不需頂禮藏王,但藏王也沒頂禮他,大家都很納悶奇怪

藏人習俗碰面時會相互合掌問訊,如大家在電視上看到達賴喇嘛對群眾常有的動作。本來達賴喇嘛對藏人是不需要這麼做的,但他總是謙虛回禮。

一般的雙手合十有兩種,代表不同的意義:兩掌合得緊實,是祝福的意思;雙手合十中空如嘎烏或蓮花苞狀,是頂禮、也是珍寶的意思。

藏王告訴大師說:「我是所有黑頭髮人的國王(意思是所有西藏人的國王),也是佛法和國政的主人,你應該頂禮我!

大師回說:「我是所有瑜伽士中的大自在者、身和智慧的主尊,國王您曾在我座下受過灌頂,應該要頂禮我!

南開寧波不頂禮國王,為對佛法的尊重,主要不可開啟成就者頂禮凡夫的習俗,並意欲藉此次的機會顯現神通以調伏苯教人。藏王與大師對此事件,事實原委是兩人都心知肚明。

南開寧波對著大眾說:

佛法律藏的部份是我翻成藏文的,

因此佛法的根沒有任何錯誤;

我也翻譯大般若,

因此佛法的枝葉和果實沒有乾凅;

另外翻譯了外續和內續等,

因此佛法的精要沒有污染。

佛教如同日月般的教証二法已經照耀在西藏,

我對西藏有恩,

這些班智達和翻譯人全部是西藏應敬之處。

國王不頂禮他們,

就是西藏的福報已快消失的現象,

也將損傷佛法的尊嚴。

大師不頂禮藏王的真實用意,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表示出來!

又繼續說:「我不要坐在這堣F,不要再當西藏的國師和你們這些大臣的上師,我可以自在輕鬆的走最好。」這時的大師心媟Q著要到以前修行的南巖山。

這些班智達等,不斷的勸國王:「您已快要得到成就,不要毀壞三昧耶,南開寧波是您的上師,您要尊重頂禮他。」

此事隨即在西藏各地引起廣泛的爭論,外臣、內臣全部聚集一起開會,結論說:「南開寧波已經犯了國法,不尊重國王,要處死。」

開會現場有兩組上座,分別坐著國王和自行坐下的南開寧波大師,很多維護國王的人手拿著武器要刺殺南開寧波,國王為可能真的傷害到南開寧波而緊張得有點發抖。

南開寧波在雙手合與開中,口出:「巴札夏!巴札夏!」所有的武器自然掉落地上,群眾全都嚇傻了。

大師站起,直直的走向大殿堂兩側的兩尊大護法,用腳推他們,說:「你們馬上站起來,我們到外面去。」

口中唸著:「吽!!」以旗剋印指向天空,空中出現響雷,閃電打在大巖山的樹枝上(西藏稱厄相多,現在仍找得到這座山。)山腳的一大半被打得粉碎。

大師回頭對國王說:「國王,你怕不怕?」

藏王說:「怕!真的很怕!喇嘛『吽』的聲音比雷聲更大、更厲害、更嚇人!我已經心服口服!」隨即頂禮南開寧波,所有大臣們也怕得跪地頂禮!

藏王趁此機會發佈命令:「這些翻譯大師們對我們有恩,特別他們又是我們的金剛上師,是我們功德的來源,我們應該尊重他們。更何況早在先王松贊干布時,就已曾下令『要尊重有功德的人。』」

又規定:「任何人不管是在聚會或其他地方見到這些具功德者,都不可傲慢,要立即停止手中的雜務,頂禮他們。」不管在何處,都要尊重大譯師們的法令於焉制定。

此期間,邊界傳來很多外敵入侵、到處傷害藏人的消息,赤松德贊王前來面見南開寧波,向大師頂禮後說:「您可否顯現一些神通迴遮這些外來的侵略。」

大師說:「可以!」說完,割斷手中的唸珠線,將唸珠全部拋向空中,敵軍的駐地瞬間下起冰雹,道路阻斷。

回頭告訴藏王:「現在你下令西藏所有的大人小孩,都拿著旗子上山向敵人示威、並在每座山上作煙供。」

敵軍看到這些情景,誤以為西藏軍隊眾多,想著:「才下起冰雹,又來了這麼多軍隊,應該是護法神或地方神顯神通了吧。」害怕的向藏王投降。

軍力本來不強的西藏,由於大師顯現神通使敵軍誤認西藏軍力強大,因此降服了印度與西藏邊界的一些小國、消除鄰近軍隊的貪瞋心。

大師住在山上時,有天很多獵人上山打獵,大師對他們說:「你們回去,不要打獵!」

獵人回說:「一家老小都要過日子,不打獵怎麼生活?

大師說:「沒關係!我給你們一些東西解決生活上的困難。」隨手給每人一些碎石礫。

獵人們雖然知道也相信大師,有些仍半信半疑的在回家途中就隨手拋掉,有些認為大師定有原因而帶回家。

回到家中,手中的碎石礫全變成金子、綠松石和紅色的綠松石等,那些拋掉的人非常後悔的回頭尋找,直找到大師居住的洞口,但除了一隻很可怕的紅色狼看守外,已無任何蹤跡。這個山洞因此被稱為『紅狼洞』,現今仍存。

大師為了幫忙很多患有眼疾的老少而修持觀音法門製造眼藥,這些人恢復視力後,為了報答大師,部份發願一生住在山上修持。

某年冬天,冰雪遍地,大師在飛到桑耶寺的空中,唸珠不慎掉落到正流行傳染病的囊門寇唐,大師飛下來拾回唸珠,五根手指碰觸到的地上,奇妙的長出五株花。

西藏冬天太冷,植物一向不開花,大家對這樣的景象非常好奇,紛紛前來觀看。五株花中的每株花中又長有很多花,大家都聞到這些花中散出的一股股香味,感染流行病的人竟奇妙的全都不藥而癒了。

五位空行母和居民們為了紀念大師,興建了五座佛塔,將這些花供奉在塔內。文革期間,五座佛塔曾被搗毀,現在應已重新修復。

大師閉關期間,常常有位老媽媽送來牛奶供養大師,大師也每天回給她一些小石頭,老媽媽認為這些小石頭是加持物而供放在一起。

南開寧波大師離開後,老媽媽不經意中一看石頭,全變成綠松石了,變賣了部份興建了一些佛塔、佛堂及做其他的善業等等。

此時期,藏區、邊地和印度等都聽聞南開寧波大師的名聲,很多人包含苯教徒們都親近大師學習佛法等等,功德事蹟不可言喻。這是大師顯神通的故事!


[1] 僻靜處,現在仍存在,堶惜]有座寺院,我以前曾去過,此時很多西藏的寺院仍未恢復,只有寺院的殘留,現在應該已經恢復的。

 


           
   
Kathog Rigzin Chenpo Dharma Association 噶陀仁珍千寶總網 版權所有
總會:台北市汐止東勢街201巷307號
/ TEL:(02)2691-3004
中區閉關中心:妙乘法苑 / TEL:(04)2563-0771•大里華嚴精舍/TEL:(04)2481-1529
南區:TEL:(07)555-3249

傳記始末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導 師 簡 介
上 師 虛 空 藏 傳 記